冲田病患者

如果你批评我,我一定会掐回去

误打误撞 19

一撮呆毛勉强从小型飞船驾驶座背翘挺着宣扬自己的存在感,冲田后退一步,眼明手快地关门准备下船。


“坐下!你连和我坐一艘船的勇气都没了吗?”向来轻快的声音此时听上去怎么都有些沉闷。


“是啊,我怕你这个疯子想不开拖我去撞陨石,”冲田利落地坐在后面,望着窗前的倒影讽刺道,“什么时候你也做这种跑腿活了?”


“扣好安全带。”话音未落,飞船已经像箭一样从半打开的舱门冲了出去,通讯器即时传出了阿伏兔不满的声音:“团长你……”按钮转了半圈,抱怨声戛然而止。


强大的后坐力让冲田瘫在位子上好一阵没说出话,不舒服的推背感使他愤怒道:“阿伏兔他们大概每天早上都要默念八百遍不要和笨蛋计较才能继续跟着你吧。”


神威咕哝了声,也没还嘴,这让他觉得有些不妙,难道这疯子真打算带他去撞陨石,伸手按住驾驶座上纤瘦的肩膀:“冷静点。”


“早点到地球你比较开心吧,”神威肩一抖,甩掉冲田的手,扬着嘴角冷笑道,“我没打算带你一起死,放心吧,你对我才没那么重要。”


“那驾驶就拜托团长大人了,开.快.点。”冲田抿嘴道,无视听到某句话时心里的刺痛,拉下眼罩。


神威脸上原本习惯性的笑容也在那个可笑的眼罩盖上冲田眼睛的瞬间消失不见,再次把速度拉到最大。


船舱内一时沉默下来,直到那颗蔚蓝色的星球渐渐出现在眼前,神威的声音才再次响起:“毕竟办手续的话需要我本人在场呢~”


冲田一时之间不明白他说的究竟是什么,皱眉看向他,神威从倒影中注意到了,却是忽然轻松的笑道:“你一直想结束的这个奇怪婚姻关系嘛~”


“……”冲田不语,他的确想结束这段关系,却从没想过神威会同意,即使是这混蛋同意放他回地球时他也认为他们会继续这么纠缠下去,神威根本没有适时放手的意识,哪怕他已经受了重伤,那混蛋也依然会让阿伏兔他们喂他吃完安眠药后再厚颜无耻地跑过来。


神威耐着性子等了一会,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期待冲田表现出什么反应,但现在的一言不发绝不在设想的范围内,好看纤长的手指敲着仪表盘不耐道:“如你所愿,高兴的说不出话了?”他说着自己不爽起来,终于压不住火,咄咄逼人道,“你去找那个婊子养那个野种吗?最好不要哦,原来你就不能满足她了,现在只会自取其辱呢~”


冲田“咚”地一脚踹上椅背,神威早有预料地闪过,翻身想回击之际,却从忽然睁大的红瞳中看到了自己身后意味不详的白光,紧接着船体狠狠震了下,冲田猛地被抛离出座位,向身后的舱门撞去。


地球人的身体根本扛不住这个冲击,一时间神威脑中全是这个想法,一把抓住冲田把他带进自己怀里,随着惯性背部撞向舱门,那简直是被十个秃子甩进山坑的力道,神威闷哼了下,冲田被连带撞的头晕耳鸣,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闷声道:“看来你真是挺遭人恨的。”


“是你遭人恨啦,怎么看目标都是你吧~”神威口中全是铁锈味,刺眼的红色从嘴角流下,他紧紧搂住冲田,按着那颗栗色脑袋在他肩膀上来回擦了好几下才放开,眯眼埋怨道,“早叫你扣好安全带了呢~”


“你给我扣的时间了?”冲田翻着白眼诘问道。


“算了先不说这个,你快去救生舱那里啦。”神威有些急切地推着冲田,不同寻常的态度使他心里浮出几分异样的感觉,来不及细想,另一发炮弹再次袭来,好在这次两人有了准备,没有再经历新一次的船内投掷,冲田突然反问道:“那你呢?”


“当然是看看有谁胆大包天敢在我头上动土咯~”神威理直气壮道,如果不是苍白的过分的唇色出卖了他,冲田也许真会相信这番说辞,他反手握住神威。


“你送我过去!”


神威在听到冷冰冰的命令时本能地想抽手,但这又是这段时间冲田第一次握住他,纠结着紧紧回握住了那只瘦小坚硬却异常可靠的手。


又一发炮弹不间断地砸在船身,整个走廊狠狠震了下,照明灯也随之灭掉,黑暗中神威停住了脚步,轻声道:”没有人在船内吸引火力的话,救生舱只会白白变成他们的靶子,你走吧~”一直交缠的手逐渐松开,又再次被紧紧握住。


“就是死你也必须死在我手上,”冲田声音冷静道,红色的眼瞳中燃烧着火苗,“现在离地球不算太远,救生舱弹出的瞬间boom了这艘船可以起到迷惑作用,说不定还会坑了他们,我们也能靠boom的加速度让救生舱突入大气圈……”


“或者我们一起被烤成肉干,到底谁比较疯啊~”神威啧了声,笑容明亮起来,嘴唇极其自然地在冲田脸上一擦而过,就像那个女人没出现前做过的千百次那样。


冲田怔仲着错过了发作的最好时机,恨恨转头不再去看那张越来越明媚的笑容。

即使两位少年身形纤瘦,在原本只能容纳一人的救生舱内也是挤的够呛。


“你来决定时机。”神威把起boom器和发射开关一起塞到冲田手中后重新抱住了他,本就重伤的身体在熟悉的味道中显得尤其恍惚,他静静地头搁在了冲田的肩膀上。


冲田神色复杂地侧眼看着紧闭双眼的呆毛混蛋,心中默念着时间。

几分钟后一声巨响,小小的救生舱在火花的推进下极快地跌入大气圈。

最喜欢去校招了,发一下午的呆早早回家抠脚😈

最喜欢eghy了,好解气啊,该怼就要怼,有些CP饭简直ky到白目了

AD钙奶!
几辈子没喝过了,果然炒鸡好喝

出发!
翻船就揍你们俩🤐

男朋友视角😍
所有eghy的cp我只站我 X eghy呀,毕竟他腰不好,只能我勉为其难作主导了嘿嘿嘿

每次说完这种话就有种想甩周边证明自己真是饭不是黑的心虚

大屁股
揪你尾巴(`◇´)ゞ

意外的便宜

终于到家付了订金
下完单兴奋地搓起了猥琐的双手,冲田小姐,我从中午开始就对你心痒难耐啦

再版!!!


日拍上纠结了小半年终于还是等到了

想想自己也是愚蠢,何必为了不爽的人放弃我家可爱的总悟神威和自己用的lof

自己的lof自己做主,不接受任何批评,爱看看不看滚,并不在乎你follow
此号以后不更文,取关随意

逛街偶遇合作Tee,嘿嘿这也是我们的缘分😆

ps又看到妹子抱怨我发图的事了,以前忍着没说这次一并说掉好了,我的lof一开始用处就是小号树洞博,没打算变成写文号,写文也不过是看着自己脑洞出来高兴和结交点同好,后一个大概是实现不了了,再退一万步,我又不靠这个赚钱,工作生活忙了不写又怎么了,欠你了🙄
现实生活已经要各种婉转,网上我没精力继续这样搞,也就直话直说了

掉过水坑的小脏脸

光屁股小孩,羞羞

这么一看小呆毛比小栗毛高不少诶😈

还没吃到今天份的粮,难过

抱走当头像!

ravin:

第一张是错误打开方式,小总攻气十足感受到了没!后面才是一系列原图,最后一张送给大家添台词当今天的晚餐,吃过饭的当饭后甜点啦!(感谢冲田太太的图源供给)

越来越帅气,而且还是悠木碧小姐姐嘿嘿嘿

http://www.kinonotabi-anime.com/

男人都是渣渣,奇诺才是王道,等了十几年终于又可以见到会动的你啦
其实我的理想型不是那群男人是奇诺啊,好激动好想哭好想下去跑圈圈

左威威右总悟,嘿嘿嘿,可惜没有高清大图,安卓ios都玩不来截屏很无奈啊




三叶篇!姐姐大人好棒,带着总悟上电视啦

误打误撞 18

门打开的瞬间两人都吃了一惊,冲田放下了左手的枪,以现在的恢复程度还不足以干掉神威,他冷静地继续之前拆卸拼装的动作。


都让阿伏兔他们睡前给这家伙喂点安眠药了,为什么今天还清醒着,虽然他也知道那点把戏骗不了冲田多久,可发现的也实在快了点,神威面上依旧是扑克般的笑脸,心里却是局促地嘀咕了,那次之后他就没和醒着的冲田见过面,虽然一直会权当无事般地亲亲抱抱沉入梦乡的他,但真不知道怎么面对现在的情况。


“看来你还没习惯左手呢~动作也太慢啦。”神威踌躇了一阵,晃悠着呆毛嘲讽道,反正阿伏兔已经说漏嘴那对母女的下落了,也和他说过冲田对那两件事也只是很平淡的表示就那点小事,所以按以前那样就行了,冲田会选择清醒地等他也代表他们和好了吧,他于是信心十足地走上前还诚恳地试图去帮冲田一把。同时从这件事来看,神威之所以长成这个个性,阿伏兔也是功不可没。


“别碰我。”冲田冷冷喝止道,看向神威的眼神满是戒备和几分全然陌生的恐惧。


这就不太对了,哪怕当初他们一伙人在即将坠落的飞船上堵住冲田,他那时眼神里也是跃跃欲试的挑衅。


原来总悟也会害怕,而且害怕的对象居然是自己,这个念头就像黑暗中的手掌一样狠狠抓住了神威,他觉得这个房间的空气稀薄起来,慢吞吞地问道:“你害怕我?”


“当然,”冲田直视着他,毫不犹豫道,“我不仅害怕你这个疯子还恶心你。”


“恶心?”神威嘴里滚过这两个字,没留意到冲田嘴角微微上扬的弧度,这是冲田第二次这么说他了,而且和之前情况不同的是,现在他们之间并没有误会,神威忽然感到身体一阵发冷,不顾冲田的挣扎抓住他,把那具明显瘦弱起来的身体按在床上后覆身紧紧抱住,冲田闷哼了声似乎被按到伤口了,可神威现在根本没有余力管这些,他急切地想要确认一些事情。


“滚。”冲田吼着拿脚踹着压着自己的人,明明有几脚确实地踹到了神威的软肋,可压制他的力道却一丝不减,之前他没去想所谓的身体衰弱是怎么回事,现在却讽刺地有了个亲身体验。


冲田很快就感到了体力不支,努力呼吸着眼前依然是缺氧般的发黑,胸口更是发胀的反胃。


“不碰你了啦,别作出这幅样子嘛~”神威很快发现了异样,慌忙扶起冲田,看到那颗栗色的脑袋在胸前晃了下后就被吐出的秽物洒了一身,黑暗的情绪瞬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他不知所措地拍着背部安抚冲田,手被凸出的骨头硌下,冲田这段日子消瘦的厉害,和以前软乎乎的触感完全不同。


冲田在把一天吃过的食物全招呼到神威身上和被子上后终于觉得舒服了一点,恹恹地靠着神威,他实在没力气了,眼皮也有一搭没一搭地开始打架。


“要不要洗澡?”神威提议着伸出手穿过冲田的腋下想抱他去浴室,他可没忘记怀里的家伙就像猫一样,如果放任他就这么睡着,醒来后肯定又嫌弃的要命。


“我自己去。”冲田无力地挣扎了下,却感到困住身体的疲倦和睡意越来越重。


神威直接抱人起身,烦躁道:“就是知道你不行才问你的啊,”看到那双红眸努力睁开瞪他,气恼地回瞪了冲田一眼,“你又准备说我恶心还是其他什么坏话了?无所谓哦,不过你都准备和我和好了就别一直憋着劲气我啦,万一哪天我没忍住真的会杀了你哦~”


即使疲惫不堪,冲田也几乎要被神威气乐了,他从不知道神威可以自说自话到这份上,憋着一口气想开口嘲讽下对方的自大,突然被一杯水堵住了。


“漱口,”神威别扭地说道,转身脱自己那身彻底阵亡的衣服,“真怀疑你是故意往我身上吐的。”


“我为什么要这么干。”冲田刺了句,满意地看到神威脸色一僵,乖乖地左手捧着杯子细细漱口。


如果冲田还生他的气自然会这么整他,可冲田却说我为什么要这么干,为什么要整一个他无所谓的人,神威动作僵硬地去脱冲田的衣服,后者因为这一连串的事情,漱完口就靠着洗手台闭上了眼睛。


半梦半醒间冲田感觉自己被放进温暖的热水,神威沉默而温柔地帮他擦拭着那些污迹,嘟囔道:“我想回地球,”帮他洗澡的手停顿了下,没有搭话又开始了之前的动作,只是力道稍许加重了些,冲田趁胜追击道,“我不想变得和你妈妈一样。”


神威沉默了很久,久到原本热气腾腾的水现在摸上去一片冰冷,他终于开口,轻轻答应道:“好。”


听见神威声音里压抑不住的痛苦,冲田明白自己猜对了,他刚刚已经用力踩上了神威的死穴。

捏脸挂件真治愈,加班捏着总悟的脸,心都被萌化啦

好想……摸总子小姐的大腿哦

等会就要上考场了,紧张!

 我突然理解威威了诶,羞辱总悟占他便宜真的很开心啊,趁着没事自己在脑子里YY了一上午,一上午都好高兴
小总我真的是爱你的(づ ̄3 ̄)づ╭❤~

误打误撞 17

神威倒是难得耐下性子听医疗班的人飙着一堆完全听不懂的术语,阿伏兔却是忍不住了,大手一挥,直接道:“那小鬼到底怎么样了?”


“他以后可能没办法进行长时间的战斗了。”为首的医生推了下眼镜。


神威却是松了口气,诽谤道:“他以前也没有长时间战斗过嘛,总悟耐力一直都很差。”


“团长,你没听懂我的意思,举例来说,他以前能持续战斗一小时,现在只能撑一分钟。”


“怎么会这样?”阿伏兔诧异道。


眼看为首的医生又要开始飙医疗术语,他身后的兔丁推了推他,提醒道:“你忘了说最重要的事。”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神威沉默着一言不发,阿伏兔按捺不住地只能问道。


“他那里好像被长时间虐待过,”医生一边瞟着神威的脸色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道,“以后,也许,大概,会有问题。”这话说的实在尴尬,冲田如果是一般人也就罢了,可他偏偏不是,于是向团长简单的汇报病情这件事变成了宣告他配偶被人虐的不行了,太难以启齿。


“说来这家伙到底是惹到谁了,敢这么对我们春雨的人,团长我们一定要帮他报仇!”兔丁握拳义愤填膺道,阿伏兔只告诉他们冲田去执行某项机密任务时不小心着了道,却没说他着的是这种道。


“闭嘴,有你插话的地方吗,回去回去。”眼看神威和阿伏兔都面色不善,医生很有眼色地给了手下一肘子,识时务地告退,他也算是夜兔里少有的带脑子的人,老实说冲田那个伤有点奇怪,神威的反应也不正常,结合着之前被带进来的女人和那孩子的长相,推测已经在脑海中形成了,不过我真的一点都不想知道这种丑事,绝对会被团长灭口的吧!医生内心怆然。

“团长,该吃饭了。”阿伏兔故意拎着饭桶进进出出,他有点担心,听完那件事后神威便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盯着冲田,连最爱的米饭都没看上一眼。


“其实我没准备做到这程度,”许久没开口的关系,神威的声音听上去有些沙哑,手上勾着冲田的小指小声道,“我只是想给他个教训……,他居然背叛我,想到他和那个女人滚在一起的画面我就想杀了他,”手指慢慢插入冲田的掌心,似乎不小心碰到了被折断的手腕骨,冲田呻吟了下却依旧没有苏醒,苦涩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委屈,“他还一直维护那个女人呢,所以我太生气了……”


阿伏兔没有说话,只是把饭桶放在了神威面前,这些话并不是说给他听的,他叹着气瞟了眼躺在床上毫无意识的听众,这事有点难办。


神威说完后又摩挲着冲田的手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在阿伏兔再一次拎着饭桶进来后,他终于放弃般地松开冲田的手,起身离开,走到门边时又转过头叮嘱道:“他醒来后直接告诉他的身体状况,如果情绪不对就让医疗班打镇定剂和安眠药。”


这是让我彻夜陪护的意思了?阿伏兔傻眼道,不然他也不知道冲田什么时候醒啊,而且还要告诉他可能不行的事,阿伏兔觉得前途渺茫。

不过苏醒后的冲田完全没出现他们所担心的问题,听到自己不行后握着汤匙的手都没抖一下,哦了一声继续慢条斯理地喝着他的汤。


阿伏兔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照顾对方想法说的太婉转搞的他其实没听懂,又慢慢说了一次,着重强调了两个主要问题,最后和善地加上一句,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巴巴地等着冲田发飙。


冲田咬着汤匙点头,随口道:“就这么点小事。”


他果然没懂,阿伏兔心道,什么叫就这么点小事,这小鬼刚刚嫌弃汤太咸的反应都比现在大,他张了张嘴准备再说一遍,顺便劝劝他不要逃避现实。


冲田倒是动了,却不是如阿伏兔所想的歇斯底里,他动作优雅地放下汤匙,抬眼施舍了一个白眼,讽刺道:“这又是他幼稚的花招?专门派你来气我?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有必要连着说好几遍吗?还是他想让你拍个我崩溃的视频满足他的变态爱好?”


“不是,团长他,”阿伏兔想为神威解释什么,但在冲田嘲讽的眼神下任何解释都显得无力起来,只能从另一方面稍微帮他换回一点,问道,“你真的不在意这些?以后不能长时间用力,也没办法那什么了。”


“总有别的战斗方式,你断了一只手就不战斗了?至于另一方面,”冲田握紧了手里的汤匙,“他让我对这种事恶心透了。”


好了,完全聊不下去,阿伏兔只能学着神威一样,一语不发地看着冲田动作乖巧地喝完碗里的汤。


“对了,他都找谁对那对母女动手了?”冲田垂着眼眸,看似漫不经心地突然问道。


“动手?那对母女被送去地球了啊?就是你呆的那个什么组,”阿伏兔模模糊糊地抓到了一个关键,认真道,“虽然不知道团长都和你说了什么,但你明明相信我,却不相信团长?和那小鬼相处那么久你还觉得他会是那种丧心病狂的人?”


这刻阿伏兔倒真的有点替神威觉得难过了,他收起冲田喝完的汤碗,眼下这个被虐过头的小鬼却又让他说不出什么重话。


“好好想想吧,冲田总悟。”

这章不打tag,矮杉太太说最近很多人萌威冲,让我不要放总悟被威威虐成ED的剧情吓跑她们😂

误打误撞 16

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c16e7675af817b3d1bffb2150ae80dc1




总悟,我真的真的真的是很爱你的,神威威,我也真的真的真的是很爱你的

神奇女侠还是很好看的,至少我觉得这部电影可以把DC那帮男人的电影捆起来吊打了,果然霸气的妹子超级苏,颜美身材棒,男主角死的也恰到好处
果然爱情应该在绽放的最美好的时候凋谢

© 冲田病患者 | Powered by LOFTER